风间彻
【作品】论人性与自由
【作品】论人性与自由

前几天我与同事讨论起关于谈恋爱的人为什么那么容易分手的问题,而且也在QQ上与中学同学讨论过这个问题。在像《恋爱的犀牛》里感叹“爱情是多么美好,但是不堪一击”的同时,却提出截然不同的观点。

我的意思是,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为什么一定要他改变呢?为什么不能相互包容对方的自己不喜欢的特点(所谓缺点)呢?他们的意思是,如果跟一个自己不太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那将会痛苦一辈子,所以还不如分手或者离婚呢。

我的意思是,夜长梦多,要是能早点同居领证结婚生娃过日子,分手或者离婚的概率就会小很多。他们的意思是,一个人要是想跟你分手或者离婚,即使领证生娃买房之后一定也会这样,所以那些约束是拴不住一个人的。

我感到有点匪夷所思,难道是我太传统太迂腐了吗?不对,我可是个自由主义者,但是在他们面前,在感情这个问题面前,却显得保守了。

按照他们的说法,我们的父母活得多辛苦啊,虽然也是自由恋爱,但是一辈子吵吵闹闹,一点都不自由,为了子女为了家庭也不敢随便离婚。我们年轻人可不能像他们那样。

我告诉海英,你的看法是片面的,过分夸大了他们在一起痛苦的一面,作为父母,他们吵架的时候不太理性,所以会让孩子看到,但是人家耳鬓厮磨,你侬我侬的时候,会让你看见吗?况且,偶尔吵吵架反而是缓和矛盾的一种方式,会让他们在一起更幸福更持久。

其实我和他们的区别在于:他们更相信人性,更相信绝对自由。而我,不是这样。

人性是什么?好人一定是好人?坏人一定是坏人吗?如果不加约束,如果没有道德,没有婚姻,没有孩子,喜欢你的人一定不会跟你天长地久吗?不是特别喜欢你的,一定会跟你分手吗?我看未必。

关于人性,其实我最近一直在找这方面的书,但是只得到一本果壳网送的《我知道你不知道的自己在想什么》,这还不够,我又看了弗洛伊德的《性学三论》,似乎性本能可以解释一切,但是这仍然不是我想了解的关于人性的完全解释。

人的本性是善?还是恶呢?仁者见仁。在现代法律中,存在一个假设,人的本性是善良的,所以要证据至上、所以要疑罪从无,所以要法不责众。但是,该假设有一个前提就是:人是群居的社会人,并且经过道德驯化过。所以,这个假设只是看起来很美,一旦人类社会发生战争、灾害、瘟疫霍乱。。。所有法律都会变得那么苍白无力。

所以,我相信在更深层次,人的本性是“恶”的,可惜我现在还没有找到一本完整阐释人类恶的本性的著作。只是在天主教看到七原罪描述: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饕餮(暴食)及色欲。在《性学三论》看到人类的性本能,看到本我和自我的区别,在《本能》《感官世界》《淑女的眼泪》等影视文学作品里看到,性和暴力都是人类的本能。

虽然没有足够的论据说明人的本性是“恶”,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一下,不要相信人性,不要考验人性。假如这个地球上只有一个人,假如在一个国家里某个人拥有绝对自由和至高无上的权威,假如像《楚门的世界》里一样,制造一个只有一个人,随时被监视但是他自己却不自知的世界。人的本性就会暴露无遗,而且绝对是“恶”。每个人心里都住着这么一只随时想要挣脱的恶魔,只不过它存在于我们的潜意识里难以察觉,它受到道德和法律牢笼的约束而已。

人的本性是“恶”,所以应该受到约束。所以我认为恋爱的双方不应该过于自由,为所欲为,而应该受到对方缺点、婚姻、孩子的约束,一方的自由不应建立伤害另一方的基础上。那些相信绝对自由,相信人性善良的人多么可笑啊,一方面说明你们很傻很天真,另一方面说明你们没有玩够,缺乏责任感和担当。

自由应该受到约束,个人不能为实现自由而伤害他人。问题是:假如自由受到一点约束,真的会那么痛苦吗?我们的父母真的生活的那么不幸福吗?我的回答是:是有点痛苦,但是痛苦程度不足以掩盖幸福。

再来举几个例子吧。

古代的时候,很多人相信神,在治理国家方面则相信“君权神授”,以为君主的权利是老天爷给的,君主会以德配天,只要我们有一个好的皇帝,就能把国家治理好。正是在这种信仰下,对君权属于防范,君权至上,掌握对臣民的生杀大权。不否认历史上有一些开明的君主把国家治理得很好,但是我们知道的更多的是君主在自由不受约束的情况下,滥用权力的情况,把人类“恶”的本性暴露无遗,君主滥用权利导致国家分裂,民众起义建立新王朝,但是新的王朝仍然有一位自由不受约束的皇帝,这样就使国家往往陷入一种统一、分裂、再统一、再分裂的怪圈。直到后来,民主政体慢慢出现,由精英治国改为屌丝治国,君主的权力受到限制,这种情况才得以改善。美国总统布什有一个动人心魄的演讲:“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着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原来西方人早已对统治者“恶”的本性看得清清楚楚,并通过民主的方法将其驯服。在那里作为一个政客,并不会觉得痛苦,因为他们不仅信仰自由,更信仰平等。而在天朝作为一个政客,很幸福,但是痛苦的是民众。

作为一个产品经理,了解用户需求是最基本的工作之一。但是最好的产品经理,或者那些做出颠覆式创新的人,往往对用户需求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因为他们相信人的本性是“恶”,愚昧无知、懒惰、自私、虚伪等人性弱点,让产品经理很难从用户那里直接得到他们的需求。福特汽车的老板问他的客户关于出行方面有什么需求,得到的答复是需要一匹很好的马,直到他们看到福特发明的汽车;手机用户原本只希望更耐摔的手机而已,所以乔布斯不会问用户需要什么,而是直接把带触控交互功能、带APP Store的手机做出来呈现在用户面前,这时候他们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这才是我需要的。以上两种用户是多么愚昧和懒惰啊,他们甚至都不愿意想一想自己需要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直到看到实物。在微信、陌陌出现之前,大部分人都有性幻想、看美女,看帅哥,约炮的需求,可是你以为微信陌陌的产品经理真的去调查过用户的这种需求吗?答案一定是没有,如果他们调查,得到的答案一定是:没有,我没有约炮的需求,我是一个正经人,你个臭不要脸的。。。面对这种虚伪的用户,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对人性的深刻洞悉,默默地把产品做出来,看着用户数量爆发式增长,看着这些虚伪的用户用你的产品相互勾搭、约泡。

这不是我信口胡诌的,在《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也提到,大公司往往有更好的管理,更能了解和尊重用户需求,并且按照市场需求提供延续性技术不断改进产品以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和利润。但是他们往往会输给那些不尊重用户需求的颠覆式创新。为什么会这样呢?书中没有给出特别好的解释。我认为原因是:大公司太相信人性,只看到人性中其中一面,所以他们只能看到其中一部分表面的需求。而颠覆式创新不太相信人性,他们认为人性有“恶”的一面,有虚伪愚昧的一面,所以直接从用户那里得到的需求往往是肤浅和不准确的,与其尊重用户需求,不如深入洞悉人性的弱点,发现他们的痛点,挖掘隐藏在用户心底或者潜意识里的隐秘的需求,这样才能出现颠覆式创新和惊世骇俗的产品,给行业巨头致命一击。

国家和政府有发行货币的权力,这在很多人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你认为国家的本性就是善良的吗?值得完全信任吗?不一定!纸币是一种信用货币,它的价值不是基于其稀缺性而是基于国家信用,由于纸币本身没有价值,只是一种货币价值的符号,是可以批量生产的,一个值得信任的国家或者政府,会严格控制货币发行量。我们使用纸币,是我们对国家信用的认可。但实际情况是,国家往往并不值得信任,或者为了短期经济增长过度发行纸币,造成通货膨胀和贫富分化,或者统治者贪婪无度,通过滥发纸币,掠夺民间财富。平时尚且如此,一旦国家信用破产,纸币变成废纸,个人存款可能清零,财富面临蒸发。正是由于国家和政府“恶”的本性的存在,所以我们有必要使用一种新型的货币使得任何人包括政府作恶都得付出极高的代价,于是,比特币产生了。比特币通常被人们认为有自由、匿名、稀缺、不可追踪、不可造假等属性,但是比特币它基于密码学技术而不是基于信用,它总量有限的特性限制了政府滥发货币的自由,多数投票原则限制了那些试图造假双重支付的人的自由。通过抑制人类“恶”的本性来保障多数人的自由,在比特币身上,我们看到了“平等”的影子。

自由的边界是什么?我们可以拥有完全的自由吗?我认为,自由的边界正是“平等”,由于人类是群居社会,个人如果无限自由,必然会影响他人自由,自由是人人拥有的权利,你拥有自由,别人同样拥有,但是你的自由不能妨害别人的自由,否则就会造成不平等。当然,如果人类是独居动物或者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则另当别论,这时你的“恶”的本性将暴露无遗,但是不会妨害别人。

那么如何在保障自由的基础上同时保障平等呢?答案是对自由加以限制,使它拥有一个边界,这个边界就是别人拥有的与你平等的自由。当然,限制自由获取平等的方法有很多,通常我们采用一定的制度来加以约束。比如法律法规、规章制度、民主政治、三权分立、舆论监督等等,一般来说,这种制度是行之有效的,但是也有特殊情况,例如操控政治导致恶法产生,恶人上台执政,希特勒这样的算是极端的例子。在大众心理学《乌合之众》一书中,聪明的政客可以通过运用群体心理来暗示和操纵一大群人,从而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可见,制度在保障自由和平等方面也不是万能的,也有可能受到作恶的人的利用。

于是,一种比“制度”更先进的方法产生了,它通过分布式自组织的方式,使一个系统不依赖国家,不依赖任何单个个体来运行,也不受任何单个个体操控(作恶需要付出的成本高得让人无法承受),通过技术抑制人性中“恶”的那一面,来保障大多数人平等的利益。这种比制度更先进的方法就是“技术”,而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通过技术手段保障人类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系统正是比特币。

写到这里,笔者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一、人性不可靠,在道德和法律框架下,人是善良的,但这并不能否定人的本性是“恶”的。

二、有必要对人的自由和人性“恶”的那一面做限制,限制的目的是保障人的平等。

三、比人性更可靠的是制度,比制度更可靠的是技术。(AD:比特币的出现是人类第一次从国家手里夺回货币发行权,并用技术保证私有财产不可侵犯)

四、我们的父母的自由已经受到对方缺点的限制,他们吵架闹脾气,但是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痛苦,反而离婚之后才会更痛苦。所以,年轻的情侣们要明白,自由是相对的,自由后面还有“平等”两个字,与其为实现自己的绝对自由而伤害别人,不如牺牲一点个人自由,不要试图让对方改变,而要相互包容对方,会有一点点痛苦,但是不足以掩盖幸福。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风间彻

【作品】论人性与自由
前几天我与同事讨论起关于谈恋爱的人为什么那么容易分手的问题,而且也在QQ上与中学同学讨论过这个问题。在像《恋爱的犀牛》里感叹“爱情是多么美好,但是不堪一击”的同时,却提出截然不同…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9-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