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间彻
【作品】雨中漫想
【作品】雨中漫想

雨淅淅沥沥地下,时间是昨天,斜斜的雨滴打在玻璃上,蜿蜒着流淌开来,我坐在桌前被雨声所吸引,脑海里原始森林里参天大树的样子若隐若现,硕大的树叶湿漉漉地,根须从树枝上垂落下来,粗壮的树干上长满苔藓和菌类植物,剔透的水珠在那上面凝结,滴答,滴答…

这是我喜欢的天气,和别人不一样,他们喜欢春天的小雨,睡醒的柳树开始发芽,嫩绿的草地和陌上星星点点的小花,我打开窗户,雨声稍大一些,风夹着点冰凉的水气窜进来,只是没有原始森林,只有一些绿色植物,茂盛的榕树叶子,碧绿的草地和低矮且繁茂的灌木,藤蔓植物扭着身子努力往上爬。

让我想想我那时正在想什么呢?我坐在屋里工作,心思却飞到窗外。哦,透过雨帘,我在观察绿色植物呢,傍晚的时候,光线不太好,雨水中有些灰蒙蒙的雾气,尽管有的树叶地方绿的发亮,可那里不是我关心的地方,唉,人的精力多么不容易集中啊,多么容易被有趣的事务所吸引,现在可正是工作时间呢,面对着显示器,枯燥的事情每天都在做,有趣的事物却总是看也看不完。

灌木的叶子密密麻麻,像一道绿色的栅栏挡住了我的视线,小小的叶子后面是什么呢?

手头的工作是多么无趣啊,每天都在机械地重复这样的事情,真希望它像不知名的绿色植物,小昆虫一样有意思,像思维一样自由,像脱缰的小马在雨中驰骋起来,难以控制。

一定会有一些小动物吧,对于他们来说,矮小茂盛的植物就像榕树对于人类一样。这里的榕树不是很高大,但是树冠撑开像一把大伞一样,我喜欢这样的,另外还有法国梧桐,桂花树,我的学校里就有许多这样的树,路边是树枝铺展开来的梧桐树,夏天的时候太阳从树叶的缝隙里射进来,有一点七彩迷离的虚幻,另外玉兰园还有一条窄窄的桂花小道,徜徉其中,幽暗且宁静,也有暗香浮动,还真让人怀念。

有两只蜗牛相遇了,就像一部电影里的一样,名字我忘记了。蜗牛喜欢这样的天气,他们是软体动物,害怕阳光,喜欢在雨中漫步,在雨中,在水蒙蒙的空气中,在湿漉漉的叶子上,也就是灌木的叶子,他们个头很小,软软的略带褶皱的身体缓慢地蠕动着,一点点地靠近。啊!触角碰到对方,终于相遇了。就像是电影里面的一样,分离许久的恋人,这一刻再次重逢。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它微微发热,心跳也加剧了,真是难为情啊!他们身体上的褶皱沾满细细的水珠,原本半透明的身体变得更加透亮了,伸长的触角触碰着对方立即害羞地缩了回来,一只蜗牛像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低头不语,脸上泛起红晕,过来一会儿,他们柔软的身体终于粘在一起了,触摸着对方,开始窃窃私语,疯狂地亲吻…我不知道该怎么用文字描述这样的情景,应该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吧,M6里《爱的罗曼斯》在耳边响起,但是我知道,这样的音乐一点都不够热烈。

可是雨总是会停的,不管它下多久,真让人惋惜,缠绵的蜗牛总会分开的,雨停了,炙热的太阳要出来了,空气变得干干的,树叶也是,蜗牛不得不和恋人告别,蜷缩着身体躲进自己小小的家里,这样一次分别不知道多久才能相见,也许不久还会下雨,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了,想到这里不禁让人黯然神伤。大自然是多么神奇啊,蜗牛是害怕阳光的动物,它给他们一个起保护作用的螺旋状的坚硬的外壳,一个小小的家,可是这个家太小了,只能容得下一个人,如果一对蜗牛恋人都能住进去该多好啊,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不用忍受相思之苦了,希望这场雨能够持续下去,一直到他们老去的那天。

雨还在下着,是我杞人忧天了。

这里的居民可不止蜗牛,还有蟋蟀,甲虫,青蛙什么的,他们在离蜗牛不远的地方,都从家里出来享受着难得的清凉。一场音乐会正准备开始了,蟋蟀是吉他手,甲壳虫是贝斯手,青蛙是主唱,他清了清喉咙唱起来“大笨象会跳舞,马骝仔会上树,长颈鹿会打掼斗…”明明是在灌木丛中,怎么唱的却是森林里的歌呢?会不会他们很向往森林?我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啊,怪不得会有一句谚语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对于这些小家伙来说,这可不就是森林吗?森林?有大树?有一个很大的树洞?有个小女孩不小心掉进去了,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开始了奇妙的旅程。

那么人类呢?他们在做什么?除了像我这样在工作的,在窗前看雨的。大街上不会太冷清,一定有许多车,人们出来兜风,顺便给汽车洗个澡,柏油马路上的颜色变得鲜艳起来,雨水顺着车身,挡风玻璃留下来,红色的是QQ,黑色的是大奔,白色的是甲壳虫。路边花花绿绿的伞在缓慢地移动,下班了,有人打着伞回家,有人喜欢雨中漫步,有人脱掉鞋子走的小心翼翼,还有…你猜我想到什么?这是在城市,如果是在农村会是另外一番景象了,牛儿们在坡上吃了一天的草,放牛娃们带着斗笠从山上把牛赶回家,牛儿们甩着尾巴走的那么自在,泥泞的路上到处是牛蹄子的痕迹;雨有点大,但是挡不住袅袅的炊烟,低矮的瓦房在雨中显得很安静,雨水顺着屋檐流下来,每家每户的厨房都很热闹,有人在做饭,切菜,有人烧火,拉风箱,不一会儿,揭开锅盖,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很是温馨。

又有许多人一个接一个从雨中赶来,一起簇拥在我眼前,让人目不暇接。怀素和尚坐在小船上,望着水中飞溅的浪花喃喃自语“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谭嗣同在牢中听着窗外的雨,想着大清朝处在风雨飘摇中,而自己就要被杀头,诗性大发,腾地一声站起来,在墙壁上写下“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还有那些无名无姓的人,在菜市口一个风雨交加的傍晚,浑身湿透了,他们有的低着头一言不发,有的吓得瑟瑟发抖,也有人喝了一碗酒,在刽子手挥动屠刀的时候大喊一声“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秋瑾和我一样,她站在书桌前,看着雨中灰蒙蒙的一切,若有所思地写下几个字“秋风秋雨愁煞人”;许文强走在石砖铺成的路上,雨水混着泪水从脸上倾斜而下,尽管他还是穿着黑色的风衣,带着黑色的帽子,脸上却充满悲伤与愤怒,全然没有往日的风采,抱紧自己死去的女人,每一步都走的那么艰难;还有一间精致的小屋子,桌子上放着笔墨纸砚,林妹妹一动不动在站在窗前,黯然神伤,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转,她在想什么呢?窗外的雨像细细的绣花针斜斜地刺入池塘中,水面上荷叶片片,荷叶上有水珠点点。

小维也在池塘边,不知道那里有没有下雨,她在滇池旁低矮的房子里工作,每天开会报告总结,一千两千三千,很好很科学很发展。我以为在学校才会学这些东西,原来在工作单位也可以,真是件幸福的事情,好像又能年轻一些,回到学生时代,这比起我现在的工作要有意思多了,至少你可以学习,可以思索,输出自己的思想,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很贪玩,迷恋小说和游戏,讨厌名目繁多的理论,报告,总结,批评和自我批评而失去了不少机会。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当你需要做的时候却没有好好做,在你做另外一件事情的时候才觉得还是原来的事情更好。人们是多么喜欢高估自己,好高骛远啊!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我自己也是,像梁子湖的大闸蟹一样,刚从水里捞上来的时候,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现在呢?仍然是那只大闸蟹,只不过给人用绳子捆住了,力拔山兮,却动弹不得。

蜗牛也一样,雨天的时候背着重重的壳缓缓地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虽然速度很慢,却悠闲自在,可是有时候又无奈地缩回壳里,要命的是不知道要在里面呆多久。咦?我那可爱的蜗牛朋友怎么样了?他们可能依旧在缠绵,分别太久,彼此有说不完的悄悄话,或者是正在做别,约定下次相见的地点,不是因为雨要停了,他们虽然彼此爱慕,家人却反对他们在一起,他们得趁着天黑之前赶回各自的家,说不定背后有一段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故事呢?我想努力瞧见他们,可是,葱郁的灌木…(未完待续)

2009年 王辉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风间彻

【作品】雨中漫想
雨淅淅沥沥地下,时间是昨天,斜斜的雨滴打在玻璃上,蜿蜒着流淌开来,我坐在桌前被雨声所吸引,脑海里原始森林里参天大树的样子若隐若现,硕大的树叶湿漉漉地,根须从树枝上垂落下来,粗…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9-02-12